产品名 
价格  到 
地址: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东圃吉山大路街7号
电话:86-02-82309490 82525004
传真:86-20-82184298
电邮:jiabaogz@163.com
网址:http://www.jbhuojia.com
广州货架:温州男子失踪31年:自称被骗至泰国孤岛种花
文章类型:公司新闻  发布时间:2015-2-28 9:14:36

 

这半个月来,他成了苍南县马站镇三茆村最大的新闻—31年前失踪,此后杳无音信,却在今年农历大年廿六那天,突然回了家。

春节长假过后,他一直奔忙着办理身份证、医保卡等等,他说“黑户”了31年,渴望恢复真正的“身份”。

老家变了,曾经生活的村子变了,回家的路也如此陌生。他在外这31年是怎么生活的,又是怎么找到家人的?说起这些,这个49岁的大男人在亲人面前哭得像个孩子……

【人生改变】 31年前一个异乡夜晚

31年前,苍南县马站镇三茆村三面环山,一面是海,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。有些年轻人为了脱离老一辈下海捕鱼或辛苦耕作的生活,渐渐外出做些小买卖或学些手艺。

1984年,蔡庆裕18岁,父亲是个渔民,家中有三兄弟,他排行老二。他从小身体不太好,父母便让他跟着大哥做些卖香菇、笋干的小买卖。以往,他都是跟着大哥一起出去的,后来有一次,他独自带着一些香菇、笋干去了福建省三明市。那次,父母还给了他几百元,让他留在三明市学裁缝手艺,以后当个裁缝,总比当渔民轻松。

事情过去太久,很多记忆蔡庆裕已经模糊。到三明市的那晚,他只记得自己住在一间破旧的小旅馆里。到了晚上,有几个人来敲门,问他来自哪里,生活条件如何,还说他们公司一个月工资1000元。如果有兴趣,当晚就可以跟他们去看看。

蔡庆裕涉世未深,生活的小村庄也从未有拐骗等传言,见对方讲得有模有样,薪资又这么高,正打算谋求生存的他,动心了。

那天晚上,在三明市的一个码头,他和另外15名男青年上了一艘船,人生轨迹从此改变……

【孤岛生存】逃不开的囚徒式生活

蔡庆裕记得,那趟船走走停停开了大概三天,最后停靠在一座小岛上。他们16个人被带上小岛,关在一片封闭的围墙内。

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他们只知道他叫“唐老二”。“唐老二”是做热带兰花种植生意的。蔡庆裕说,“唐老二”说的也是中文,他们猜过他的身份,可能是个泰籍华人,但并不确定,而自己所处的,可能是泰国的孤岛。

从最简单的施肥、浇水开始,蔡庆裕等16个人开始了孤岛生存。他们每天重复着劳作,早上7点多上班,天黑了休息,到了提货的时候,他们则会忙一些,要把已经培育完毕的兰花打包起来,等人运走。

当然,所谓的月薪1000元是没有的,他们得到的只是住在活动板房里,吃的是自己烧的最简单的食物,工钱只够他们每月购买日用品。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岛,岛上没有商店,没有任何通讯设备,他们若想买什么,就跟“唐老二”说,“唐老二”会在外出时帮他们带回东西。

板房内有电视,但那些说泰语的节目,他们完全看不懂。“逃跑?当然想过,但你知道吗?一旦你不听话,他们就会打人……”蔡庆裕苦笑道,孤岛上除了他们16个人,就是“唐老二”和其他几人,关着他们的有围墙,还有四面的海水。

逃跑,在一次尝试后,他们再未想过。

【走出孤岛】坐船一晚,他被放在海岸

在岛上,蔡庆裕也曾想过,如果自己当时并未被带到这座孤岛上会怎样,在岛上这么多年外面的世界又有何巨变,父母、亲人现在过得怎么样,而如果有朝一日他离开这座孤岛又要去向何方……

那一日来得有点突然,3年前的一天,“唐老二”死了,他的儿子并不打算继承父亲的兰花事业,决定把蔡庆裕等人送回中国。

仍是坐船,还是一个晚上,他们被放在一个海岸上,船就离开了。因为天黑,他们不知道自己在何方,一直等到天亮,才看到一个牌子上写着中文。

他们这才知道,自己回国了。狂喜淹没了这16个人,他们互道一声珍重便离别了。因为没有手机、电话,他们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。

蔡庆裕当时身无分文,当真的离开孤岛,他并未马上想起家乡。他说,很奇怪,当时并不想回家。他在海南找了份种植兰花的工作,开始新生活。“28年,这个世界变化很大……”蔡庆裕说,新老板对他不错,每月工资1000多元,他渐渐适应了新生活,也用上了手机。

今年农历春节前,老板问他怎么不回老家看看,听了这话,蔡庆裕格外想家……

【辗转回家】妈,我对不起你

蔡庆裕没有身份证,他只能选择乘坐汽车,他先坐车到苍南县灵溪镇,再从灵溪镇转车到三茆村。

大年廿六那天,下着雨,蔡庆裕凭着记忆让中巴车司机在马站镇路尾村停车。但他不知道,如今车子走的是新78省道,而道路两旁的村庄早已与31年前不同。他见路边景色不同,又向司机打听,在外31年,蔡庆裕已经不会说方言了,他只能用普通话模糊地描述着村子的名称。司机还是听懂了,把他放在三茆村村口。

然而,因为下雨,村间小路上几乎没人,而一切对他来说又是如此陌生。正在蔡庆裕打算放弃的时候,他看到了一个很眼熟的人。他记得对方以前跟父亲是同一艘渔船上打鱼的,就上前询问。

蔡庆裕碰到的人叫蔡其晚,老友家走失儿子的事情他也知道。他本来心下怀疑,村里人都觉得蔡庆裕肯定是在外面遇难了,回不来了。但见对方样貌熟悉,而且一番核对都答得上来,他赶紧把蔡庆裕带到老友家里。

一路上,蔡其晚高兴得跟自家的喜事一样,碰到谁都说老蔡家的二儿子回来了。村里人都知道31年前的事,也都跟着蔡庆裕回家。当时,蔡庆裕的母亲黄茂钗正在洗衣服,听到楼下嘈杂的声音马上下来,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没走几步就跪在自己面前,泣不成声:“妈,我对不起你,这么多年没回来见你……”

边上的人都哭了。黄茂钗从最初的怔愣中反应过来,突然意识到是怎么回事,搂着蔡庆裕也哭了……

【今后打算】我只会种兰花

这些天,蔡庆裕的回家成了三茆村最大的新闻,很多老邻居都专程过去看看他,替他们家感到高兴。亲戚朋友一拨拨地往他们家走,道着祝贺。


蔡庆裕的哥哥说,在蔡庆裕失踪的头两年,他和父亲去找过,但没有任何音信,警方也不受理。父亲十多年前因淋巴癌去世,临终前还念叨着失踪的蔡庆裕。

“在外面的那些年,总觉得自己飘飘荡荡不踏实,现在回来了就觉得安宁了,也感受到了家的温暖。”蔡庆裕说,“哥哥弟弟生活也并不宽裕,母亲生活也很艰辛,我真的很心疼。”最近,他都在办理身份证等,他准备在家再呆段时间,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可能要再回到海南谋生,以后尽力尽孝。

“在岛上那些年,缺医少药,落下了一身毛病。我也没有别的技能,只会种兰花。”在家人的建议下,蔡庆裕想把身体养好再做打算。

后台管理  网站地图  友情链接
Copyright Notice © 广州佳葆仓储物流设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广州佳葆货架官方网站,广州佳葆货架厂,广州货架,中型货架,重型货架,阁楼式货架,悬臂货架,物流台车,展示架,物流托盘,货架厂  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东圃吉山大路街7号